南狐

叶橙◇2017江苏高考语文作文题 ◇《诗经与情书》

叶橙◇全职高手同人
2017江苏高考语文作文题目

《诗经与情书》

初入夏季的H市还没有那么炎热。

上午一直在下小雨,午后雨便停了,太阳刚刚露出了脸。

苏沐橙吃完午饭,正窝在房间的白色小沙发里读书。

女孩子的栗色长发有些蓬松,因为是休息日,没有外出安排,也就随便打理了一下,有的搭在扶手上,有的压进了衣领里,但她自己没有察觉,仍然津津有味地读着手中的书。

阳光透过白色木格子的窗户撒进来,明明暗暗的落在她的头上,脸上,肩上,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她的美好。

叶修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图景。

他的小姑娘懒懒地靠在那里,两腮粉扑扑的,大概是被太阳晒得有些暖,羽捷轻颤,漂亮的眼睛还有些水汽朦胧的感觉,她抬眸望向他,整个人也往他这一边倾,笑着招呼他:“都忙完了?”

他的白衬衫对她来讲是有些大,不过她现在整个人蜷在沙发里,还是把她修长白皙的腿露了出来。视线聚焦到她腿上的书,因为光线的原因,纸面发白,但不影响叶修知晓这本书的名字。

当然也不影响他的脑仁开始疼。

他家沐橙已经维持这个“活动”将近三个星期了。

忘了说,这本书叫——《诗经》。

诚然,作为一个高中都没好好上过的荣耀大神,他当然不像沐橙一样经历过最痛苦的三年学生时光的折磨,更不像沐橙一样爱看书,也不能阻止沐橙爱看书,但是……一看到这本书,他就不能不想到和那本书一起邮来的“情书”。

作为荣耀职业圈里最受欢迎的选手之一,苏沐橙的粉丝自然是多到不能再多,当然表白的人也是相当的多,他觉得从沐橙初露头角的第四赛季到现在的第十一赛季所收到的情书大概可以绕地球……两圈?

平常收到这些信,沐橙也会有时间就看一两封,没时间就集中处理,每天要处理好几箱,看呢也是一目十行,因为情书嘛,大概套路都差不多。

但是这封……非常有“心机”地夹在了厚的跟汉英大词典一样的一本《诗经》里。

作为一名地地道道的文科生,苏沐橙秉着好奇带着点虔诚的态度“拜读”了一下那封信。叶修也凑过来瞟了两眼,什么“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什么“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什么“我心匪石,不可转也”,看两句还好是眼睛疼,看多了就是脑仁疼了。

这封信的最终下场也和所有其他情书一样——回收处理了,不过呢,那本书安全的留了下来,并且被苏沐橙研读至今。

唉,感觉自己被冷落了怎么办?

好气哦。

不爽归不爽,叶修还是老老实实把手上洗好的车厘子递给苏沐橙:“我的小诗人,看到哪里了?”

苏沐橙笑着捻起一颗递到叶修嘴边:“辛苦我的修哥哥啦。嗯……刚看到这一句。”

“这个好久不听的称呼突然从你嘴巴里说出来真恶心啊……这个题目念什么?氓(mang阳声)?”

“氓(meng阳声)啦,看到这句‘以尔车来,以我贿迁’。”小姑娘边解释边被叶修整个抱起来放在了大腿上,呈现出整个人躺在他怀里的姿势。

苏沐橙扭着身体在叶修怀里坐正,把头舒舒服服地靠在他肩上复而感叹道:“没想到这么久之前就有‘婚车’了呢,看来今天的‘婚车’也是从那时流传过来的呢。”

“不过此车非彼车,你想想看,以前是两个轮子马拉的,现在是四个轮子人开的,性能和外形都改变太多了,毕竟时代变迁得太快,很多事都变了。”

“可是寄托的感情和承载的期望是一样的啊,不管时代怎样变迁,情感都是不会变的,就像这首诗里的姑娘,本来怀着满心的欢喜乘着喜轿到男方家,却被男方的三心二意气回了娘家。”纤白的食指轻轻点了点“淇水汤汤,渐车帷裳”这句话。

“我们老叶家可没有后面这种车让你坐。”叶修一本正经地说着,翻平了沐橙的衣领,拇指顺便蹭了蹭她颈侧的红痕,小丫头连忙缩了缩脖子,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谁说要嫁给你了!哼!”

叶修失笑,把苏沐橙整个人拦腰向上抱了抱,鼻尖蹭着鼻尖,额头抵着额头:“请问苏沐橙小姐,你不嫁给我还想嫁给谁,哥有车有房有名声可比那些个给你写情书的臭小子好不知道多少。”

苏沐橙双手撑着叶修的肩拉开了点距离,挑了挑秀气的眉毛:“叶修先生,你可是一封情书都没写给过我呢。”

“你不也没写给过我吗?嗯?”说完也不等苏沐橙回话,直接压下她的后脑勺,以吻封缄。

小傻瓜,我们这十年的相互扶持,相互付出,相互依赖,不就是一封最长的情书吗?无论这个车水马龙的时代怎么发展,怎么变迁,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就像你一直在我身边一样。

愿得常巧笑,携手同车归。
——古诗十九首·《凛凛岁云暮》





评论(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