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狐

【千凯】记少年书[下]

《记少年书》长评,给@你阿姨姓万。 

我很少看这种类型的文章。

怎么说,我觉得一起长大,知根知底,很难再产生爱情这种情感。爱情应该是一个像拆礼物一样的过程,不断发现,不论是缺陷,还是闪光点,都是件很幸福很幸福的事。

这篇《记少年书》并不是典型的同岁少年一起长大,在有年龄差的情况下,且我们与千玺一同经历了小胡同里的生活之后故事的另一位主人公才姗姗来迟。因为大上那么几岁,所以小凯显得更成熟,更稳重,也更寂寞。

而小凯的家庭情况在文章里穿插着叙述,打扫家里卫生的阿姨,均在国外的双亲,孤身一人的搬家,而这个时候,有一个抱着糯米团子一样的小婴儿的少年站在楼梯上与风尘仆仆搬好家的你相遇,你还恰巧遇见过他——他曾经一头撞进你怀里,留下一张学生卡牵引着你们再相遇,只是他有些糊里糊涂的,没关系,你看命运还是让你们相遇了。

千玺的成长过程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内,因为万写得每个事情发生的都有预兆,遇到这个邻居,学习舞蹈,搞好成绩,成为哥哥,到小凯家蹭吃蹭喝,包括初次梦遗的对象,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两个人将自己的气息一点一点融入到对方的生活里,将真正的自己一点一点展现给对方看,好感一点一点累计到喜欢。

但是年少的情感其实很脆弱,因为未来的无法预知,让人很不安稳,远距离的联系,无关人士的揶揄,以为自己一厢情愿的千玺突然叛逆期将临,不过还好这个喜欢着他的人足够在意他,立刻来到他身边,给他顺毛,叛逆期像是一场小感冒来得快去得也快。

人们总说用情至深最容易伤人,但如果是互相用情至深,我想那就没有问题啦,年少轻狂也没事,艰难万险也不怕——因为我爱你,你也爱我。

那么,余生请多指教。

你阿姨姓万。:

*架空向/年下/小弟弟x邻居家的哥哥/1.4w+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呀


*没什么好上升的,都是我编的。


[上]   [中]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一咬牙就夺门而出,没敢往别的地方跑,只能去敲隔壁的门。王俊凯也没问他大晚上的跑过来干嘛,只是给他泡了杯牛奶,问他要不要留下来过夜,还在跟黄梦莲赌气的易烊千玺想也没想就说要留下。


 


易烊千玺捧着杯子,指尖传来隐隐的暖意。看着王俊凯给黄梦莲打电话,略微说了一下情况,笑着说了两声不麻烦然后挂下电话。他觉得王俊凯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说不出多余的形容,就是让人觉得心头一暖。


 


“怎么跟妈妈生气了?”


 


提起这件事,易烊千玺就委屈。“不就是一次没考好吗,凭什么不让我学跳舞了?那我学跳舞也耽误不了多少学习的时间啊。”他咕咚咕咚地喝下杯里的牛奶,把杯子往茶几上重重一放。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王俊凯拢住他的手,小声地劝慰着:“你要理解阿姨,谁让你成绩退步太多呢?”易烊千玺一听这话,火就自心头烧起,一把甩开他的手大声质问道:“我理解她,她怎么不理解我啊?成绩成绩,成绩就这么重要吗?比我开心还重要?”


 


王俊凯一瞬之间像是看见了前些年同父母据理力争的自己,那个曾经说什么都不肯放弃学音乐的自己。他安抚着易烊千玺激动的情绪,“我理解你的想法,可是你根本没有和阿姨谈判的筹码不是吗?”一句话扎进了易烊千玺的心脏深处,他的气焰渐渐衰弱,就像是一只斗败的小公鸡。


 


“阿姨只说不让你去跟班学,又没不准你自己练。咱们背着阿姨偷偷练嘛,乖。”见到他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王俊凯把人揽进自己的怀抱里,“千玺,成长是很残酷的事情。我们总要先做无数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才能去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


 


易烊千玺把脑袋埋进他怀里,揪着他的衣服问道:“那能不长大吗?”


 


后脑勺被温热的掌心覆盖,“这就是更残酷的事情了,没人有能拒绝成长。”


 


那天晚上,易烊千玺就像抱着自家Kuma一样的抱住了睡在身旁的王俊凯,嗅着他身上柠檬的香气,安睡到天亮。隔天他醒来的时候,王俊凯早就起床了。蹭到人身边,偷了口肉吃,被撵出了厨房以后,坐在客厅里百无聊赖地看起了电视。


 


然后被王俊凯召唤进餐厅吃饭,落座以后,易烊千玺不由得感叹:“好像同居过日子。”回味过来突然面红耳赤,急忙否认道:“我乱说!乱说的!”王俊凯敲了敲桌面,让他赶紧吃饭。


 


饭吃完了,易烊千玺就逃了,还没帮王俊凯洗碗。躲进自己房间里,易烊千玺还是没冷静下来,他揉着脸怎么也想不通那会儿脱口而出的话究竟是几个意思。又想起来自己今天没给他洗碗就跑回家了,有些愧疚。


 


躲了王俊凯好几天没去找他,王俊凯拎着书包找上门来了。黄梦莲一听是来喊自家儿子去图书馆的立马就允了,亲自送着两个人出门,还嘱咐王俊凯多盯着他写暑假作业。王俊凯一一应下,带着他进了高中部的图书馆。要不怎么说高了一个等级就是不一样,连学校图书馆的大小都高了个等级。


 


“你找我干嘛啊?”


“我学习,顺便帮你辅导作业。”


 


这话说的正经,易烊千玺可愣住了。


 


王俊凯瞅着那人愣神的小表情,捏了把他手感不错的脸:“发什么呆呀,作业拿出来开始做,哪里不懂了就问。你们回去还有开学考,想争取一下学跳舞的机会就认真学习。”要不怎么说高了一个等级的人就是不一样,考虑问题就是周全。


 


易烊千玺翻开了作业,认认真真地刷起了数学题。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突然被打通了任督二脉,这题目做下来居然是通畅无比。做完一套卷子,只遇到了几个小问题,也很快就解决了。这无疑增加了做作业的乐趣。


 


等易烊千玺做完每日任务之后,已经接近傍晚。他伸了个懒腰,趴到了桌面上。穿过窗棂落在桌面上的阳光被窗户的横栏切成不均匀的形状,把王俊凯的头发染成了麦田的颜色。空气里漂浮着细碎的尘埃,滚动着落进呼吸中。斑斓的光点落进他的眼里,晕染出星河的模样。


 


易烊千玺的呼吸微微一滞,把目光挪开了一些。


 


“晚饭想吃什么?”


 


他抬起脑袋晃了晃,掰着指头数自己想吃的东西,快赶上报菜名了。想要继续说,被王俊凯制止:“停停停,还是回家吃饭吧。”


 


两个人收拾好了书包,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晚上也不知道是谁闯入少年的梦境里,而成长就来得如此猝不及防。易烊千玺头次体会到了,在大清早的时候自己洗内裤的感受。哗啦啦的水声吵醒了本就睡眠极浅的黄梦莲,看着儿子洗内裤不禁出声调笑:“哟,你还真是长大了。”臊得易烊千玺连带着搓内裤的手都有些不稳,粗声粗气地赶着母亲出去。


 


黄梦莲识趣地离开了小阳台,想着该如何给小孩科普相关知识。在查了一圈百度以后,黄梦莲拉着自家儿子,翻出了珍藏已久的老碟片。母子二人一同坐在客厅里,进行了一堂别开生面的生理知识教育课。易烊千玺盯着屏幕里放过去的科普,耳边是母亲的提醒。“那……同性恋呢?”他有些犹豫地提起这个刚刚视频里一闪而过的词语。


 


果不其然,黄梦莲犹豫了,不知道该从何讲起。最终她换了种口气来说:“烊烊,我们都知道这世界上有许多种爱情。而同性之爱,也不过是诸多爱情中的一种。”


 


易烊千玺有些明白了,不过是爱情。他又想起来昨晚出现在梦境里的人,微微垂下了眼。一只羊有些明白了,那些光亮代表着什么。


 


再开学,王俊凯就升上高三了。起床时间比以前更早,晚上要上晚自习,自然是没法儿跟易烊千玺一同回家了。又回到了最开始,一个人上下学的日子。虽然有些不习惯,却也不是无法忍受。只有偶尔在路上遇见熟人被问起时,才会感觉到异常失落。


 


偶尔也在大课间的时候,溜进高三的教学楼里。站在老远的地方,看着坐在教室里的人拼命地学习,然后转身离开。


 


后来他在图画本上画下了奔跑着,正在追逐着光亮的一只羊。他抱着本子再床上滚了一圈,暗自下定决心要更加努力才是。


 


离别总是来得很突然,王俊凯坐上去往Z大的动车那天,易烊千玺正坐在教室里,听着林老师用简洁的话语解释着书本上的那些生僻字。王俊凯没有说错,林老师是位很优秀的教师。也是多亏了她,易烊千玺的语文才能进步得如此神速。


 


晚上回家的时候收到了王俊凯发来的消息,一连串的语音,他一条一条地听着。透过那些语音,他仿佛能看见王俊凯站在他面前说话的样子。“那我在Z大等你啊。”最后一条语音,他如是说着。易烊千玺抱着手机,按下了语音键,却发过去了一片空白。


 


“傻小子,认真复习。”


“我等你,我会等你的。”


 


就像是吃下了一记镇定剂,易烊千玺彻底进入了闭关的中考模式。拿到高中部的录取通知的时候,王俊凯人还在老远的地方,和自己的同学一起在外旅游。但他还是第一时间发了个视频给王俊凯。


 


王俊凯看见视频就直接打回来电话。其实他自己也知道并没什么好说的,但就是想打个电话给易烊千玺,郑重其事地同他说一句:“恭喜。”但他更想抱一抱许久未见的人。


 


升上高中以后,课业吃紧,玩乐的时间比起初中就少了许多。除去固定的练舞时间,易烊千玺的休闲娱乐活动大概就是和王俊凯每日一次的视频通话了。大概是到了高一的后半学期,有一个陌生的名字透过王俊凯室友的口,频频传入易烊千玺的耳中。


 


每每有人提起,王俊凯总会让他立刻闭嘴。易烊千玺不免起了疑虑,这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每次他问起的时候,王俊凯就会说是他大学认识的一个朋友,人挺好的。可他分明觉察出来一丝异样,想要问得深入些,却被王俊凯用别的问题盖过去。


 


到了高二,易烊千玺才知道那个人是谁。


 


王俊凯的女朋友。


女朋友。


 


他没心思去听那边的插科打诨,就直接挂掉了视频通话,自然也就错过了王俊凯严肃的解释。易烊千玺的叛逆期就这样来的防不胜防,他突然的不着调让黄梦莲摸不到头脑,甚至不知道该去向谁求助。她想通过谈话去试探他的内心,结果往往是反弹的更为彻底,甚至达到了夜不归宿的地步。


 


王俊凯在完全联系不到易烊千玺本人的情况下,惴惴不安地过了大半学期才想起了自己还留存有黄梦莲的电话号码。也是在拨通电话之后才知道,事情居然朝着如此糟糕的方向发展着。当即买下了归家的车票,同系里的辅导员请好假,他要回家去找易烊千玺当面聊聊。


 


回家的那天,在大马路边撞上了几个正在欺负人的社会青年。毫不含糊地拨了报警电话,那个瘦弱的小男生瑟瑟发抖着,收好了自己的东西转身就跑,连句谢谢都没有说过。王俊凯捏紧了手机,心底泛起阵阵凉意,他怕自己会看见这样的易烊千玺。


 


有很多时候,往往是你越怕什么,就越会来什么。


 


他看见易烊千玺举起棍子撑在一旁的墙上,把那个女学生逼到角落里。王俊凯站在巷子口,喊他的名字:“千玺,回家吃饭。”易烊千玺立刻停止了动作,退开半米的距离,却不肯往他的方向走一步。身旁围拢的小弟在易烊千玺的授意下先一步走了,那个小姑娘逃得飞快,声怕一个没注意又被逮回去。


 


“回家吃饭了。”


 


易烊千玺不往前,那就只有他走过去,他想要去牵住易烊千玺的手,却被一把推到墙壁上,死死按住。嘴唇被人衔住,撕咬、啃噬。王俊凯伸手环住他的脖子,捏住他的后颈肉轻柔地按摩着,想要抚平这颗躁动不安的心。


 


那人把头埋进他的肩窝处,怎么也不愿抬头。王俊凯伸手一摸脸,满手的潮湿感。“怎么还哭上了呢,你这傻小子。”易烊千玺说话还略带鼻音,控诉着王俊凯一桩桩的罪行。这下总算是闹明白,突然间联系方式都进了黑名单的理由。合着这傻小子没听完他讲话,以为他谈恋爱了,不要他了。


 


捧起易烊千玺的脸,擦去他脸上的泪珠,说出了那句他从很早以前就憋在心底的话。


 


“我喜欢你啊,傻小子。”


 


易烊千玺的眼睛亮了亮,复又想起女朋友的事情扁着嘴不说话。“女朋友是他们乱说的,我早就拒绝那个人了。”这下总算是彻底开心了,牵着王俊凯的手,两个人一摇一摆地回家吃饭。


 


都说青春期的少年,情绪复杂的如同六月的天气。见到突然恢复正常的自家儿子,黄梦莲也没多惊讶,只是偷偷地松了口气。还好这叛逆期来得突然,去得也够快。


 


易烊千玺高三那年,也是王俊凯最忙的那年。一个忙着复习,忙着考试,忙着从一个平台爬到更高的平台;另一个忙着投简历,忙着实习,忙着把自己从这个学校推销出去。闲下来的时候总喜欢挂着语音,听着彼此的呼吸声,埋头做自己的事。偶尔易烊千玺喊一声,王俊凯就答应一句,感觉未来的一切都有了奔头。


 


刚毕业那阵子,王俊凯还在外地实习。没法儿陪在易烊千玺身边查成绩、填志愿,只能通过电话传递有用信息。志愿提交之前,王俊凯让易烊千玺来来回回检查了三遍,才点击提交。易烊千玺笑王俊凯比他妈还紧张,谁料他居然还真的就冲着镜头做了个摸摸头的动作,“乖啊儿子,叫爸爸。”


 


这下易烊千玺可不乐意了,冲着镜头嚷着,分明是男朋友。


 


两个人冲着屏幕,都笑开了花。


 


后来实习回来,王俊凯带着一早就办好护照的易烊千玺,坐上了前去西班牙的飞机。一方面是散心,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见见父母。至于后头的原因王俊凯故意瞒下来没说,等下了飞机,领着还迷迷糊糊的小男友走进了自己父母的家中。他那瞬间懵逼的表情,可把他乐坏了。


 


王家父母都是见惯大风大浪的人,也没有多为难,只是提醒了他们两句。


 


走出家门的时候,王俊凯猛地被易烊千玺抱进怀里。他激动地说不出太多话,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那句“我爱你”。


 


回国以后,易烊千玺就筹划着跟父母摊牌的事情。他话还没说,黄梦莲先找上了门来,一点弯子都不跟他绕直接问:“你跟小凯,现在什么关系?”


 


“情侣关系。”


 


谁料黄梦莲听完还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又回厨房继续做饭去了。这下轮到易烊千玺缠着她问东问西了,“小凯早就跟我和你爸谈过了,被你爸甩了不少脸色。”她只是这么简单地说着,易烊千玺就能知道他到底付出了多少。


 


转头就跑去隔壁敲开了门,王俊凯有些奇怪他怎么过来了。谁料那人从口袋里掏出了戒指,直接套到他的手指上,然后又拿出另一个,让他帮自己戴上,王俊凯通通照办。十指相扣的时候,戒指贴紧了皮肉,硌得人生疼,却又止不住笑。


 


“戒指什么时候买的?”


“在西班牙的时候。本来打算给你当生日礼物的,提前送了。”


 


王俊凯语带夸张地说着:“你才十八岁,就把后半辈子许给我了?”


易烊千玺紧了紧手,认真地回答着:“我十三岁的时候,就想着和你共度余生了。”



评论(3)

热度(80)

  1. M.H.YYQX再见啦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iamese.YYQX
  2. 南狐再见啦 转载了此文字
    《记少年书》长评,给@你阿姨姓万。 我很少看这种类型的文章。怎么说,我觉得一起长大,知根知底,很难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