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狐

岁华行暮(云雀BG)

—————————阅前必看—————————
※原创女主,不喜误入,略正剧向
※女主不是玛丽苏,不是玛丽苏,不是玛丽苏(重要的话说三遍),只是身份有些复杂和玄幻
※云雀在我这里是只傲不娇的大魔王
※故事发生在代理战六年后
※这是一个老狐狸吃嫩草的故事
※拒绝撕逼
PS:云雀出来的有些晚………
———————————————————————


Chapter 1 新年伊始


     【新年】


       万物初始之时,生命初绽之日。


       对于很多小动物来说,这正是冬眠的好时候;但对于人类来说——这真是一个热闹到不能再热闹的日子了。

 
       云月回到日本时,恰逢新年。


       城市里灯火通明,为了等待午夜的钟声,已经有大量的人涌入街道;家家户户都在门前垂下一股稻草绳或放置一对门松,用以辟邪,护佑家人平安。爱漂亮的姑娘们则穿上传统的和服,成群结伴地到寺庙敲钟祈愿,希望神明大人可以听到自己的心声。


       不过呢,这样的日子对于云月来说简直就是堪比世界末日的灾难,还不是说她不喜欢过节,而是因为……人太多了。


       人一多她就会开始头晕,站远一点还好,站近了真怕直接晕过去。


       “这坏毛病估计是遗传的。”她现在还能想起樱姐说这句话时戏谑的神态,没错,她自己心里很清楚,这并不是什么遗传,她之所以会这样,不过是为了在这副伤痕累累的身体上留住哪怕是一点点的关于他们的记忆,让她自己不会忘记——她是他们的女儿。


       她也曾是那孤高的浮云啊。


       彭格列,这是个她不太愿意提起的名字。她的泪水,她的欢笑,全部都源于这里,时光铭刻在她的骨血里,即使是不受拘束的流云,到头来也还是被这个名字,这些人,这段回忆所束缚。


       真是可悲啊。


       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回来了。轻轻推开大门,这个时间应该不会有人醒着了吧,这样想着,云月轻手轻脚地上了楼,很不巧,在第一个拐弯的地方碰到了正准备去晨练的樱。


        “回来的很早呢,阿云,怎么样,新年过得如何?”附上招牌式元气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心情舒畅,当然,前提是没注意到她翠色眼眸中一闪而过的笑意的话。


       云月叹了一口气,拽了拽雪白颈项上的紫色缎带:“饶了我吧,樱(Sakura)姉さん,外面人多到我要晕倒了,而且……如果K没这么多事的话,我的新年会过得更好,”说着她又揉了揉额头,“我现在只想睡个觉,您老能放过小的吗?”


       樱掩嘴笑了笑:“行了,去睡吧……啊,对了,别睡太久啊,内外时间不同步哦,需要鹣鲽叫你吗?” 云月打了呵欠:“不用了,这点时间我还是把握得了的。”
刚下了两级台阶的樱突然撇过头对斜上方的云月说了一句:“阿云,新年快乐。”


       墨发少女敛了敛双眸,堪堪遮住了眼底的流光:“嗯,新年快乐。”


        一年又一年,云月从来没有畏惧过时间,因为对于她来说,生命的沙漏不会流尽,美好的容华不会逝去,时间于她而言不过是不断跳换的数字。


        她是一个被时间排除在外的人。


        —TBC—

姉さん:姐姐

爬爬的碎碎念:可能刚开始看不太懂,下两章会揭开云月的身份,有点玄幻的世界观,接受不了的话……求放过(顶锅盖跑)。
故事主要围绕匣子的创造展开。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