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狐

岁华行暮(云雀BG)

Chapter 3 漫长诅咒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金刚经》言世间所有一切皆如梦幻,虚妄不实,刹那生灭,如早晨的露水亦如闪电。譬如梦境,入梦时以为一切都是真实的,醒来方觉是幻影。


       人生一瞬,弹指一挥,漫长的生命让云月觉得活着真是一个诅咒。


       事实上,她身上真的存在这样的诅咒。


       云月是一只半妖。


       她的母亲是狐妖,父亲则是人类。她们这一族的狐妖从先祖时起就被赋予特殊的使命——南之魔女,所以这个族群世世代代的嫡系子孙都是女孩子,且因为是族内通婚,几乎每一代的继承者都是纯种的九尾狐妖,美丽而强大。


       云月成了这千百年来唯一的例外,但是论实力和气魄,倒也不输于先代中的任何一位。


       而所谓诅咒,则是指当现任南之魔女诞下胎儿后,将其培养至成年之时,便会死去,然后由其女儿继承她的魔力,承担其守护的使命。


       换句话来说,云月在十八岁的时候就永永远远失去了母亲。


       是彻彻底底地失去,什么都没有留下。


       狐妖的血统,让云月拥有了普通人难以拥有的漫长的生命,魔女的诅咒,让她不敢去爱任何人,因为她的母亲就是爱上了一个本不该遇见的人,也因为他,连精神意识都无法留存地消失了。


        可是这又能怪谁呢?怪这古老的诅咒?怪那个男人的出现?怪云月自己的出生?


       “你谁也怪不了,阿云。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由无数的偶然形成的必然,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他们俩的脾气都那么倔,都是一心走到死的人,没人能拦得住……他们俩。”她可以感觉得到,樱姐说这些话时是多么的无奈,虽然关于云月母亲的记忆是樱从前代某位东之魔女那里继承而来的,但是能令那位如此印象深刻,说明他的父母有着很刻骨铭心的爱情吧。


       可是越是这样的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给云月留下的越是痛苦和孤独。


       云月活到现在的另一个原因,显而易见——她没有孩子,意味着她没有爱人,这一百多年的时光过去了,她没有爱上任何人。


       也许她打心眼里抗拒爱一个人,也许她一直没遇到对的那个人。


       谁知道呢?


       樱淡笑着抿了一口咖啡,坐在花园里的白色靠椅上等着云月。


       阳光刚刚好,正是一个好故事开头所需要的呢。


       —TBC—

爬爬的碎碎念:突然觉得自己这脑洞开的太大,大概是因为云雀很喜欢小动物,就真的写了只小动物跟他谈恋爱。
四方魔女的概念后面会时不时提起。

评论

热度(2)